您的位置: 炊烟美食 > 直播

有声读物丨鼠目寸光的学问

2019-10-23来源:炊烟美食


20:00

每 I 晚 I 八 I 点 I 与 I 您

相 I 约 I 家 I 在 I 黄 I 岛 


点击上方 绿标 收听音频 



昨夜回看了一段早就看过的视频——曾国蕃的智慧——鼠目寸光。


  第一次看后,印象并不深刻,时间一长,除了有个曾国藩的标签外,基本内容几乎全都忘记了。昨夜,因近日生活节奏失感、思绪混乱,毫无聊赖地翻看旧日视频,联系到自身际遇,忽有一种顿悟,心态立马得到了调整,“三观”也很快感应了校验。虽属偶得,不敢私藏,愿与朋友分享。


鼠目

寸光


  鼠目寸光一词,在绝大程度上是个贬义词。人们平时所认同的观点往往是它的反义词,如目光远大,目光长远。讲一个人多么的明智,多么的有大智慧。不过,在我国传统文化里,讲究阴阳相依、祸福相随,故而切物也就无所谓绝对的黑与白。


  从哲学观点看,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既有两面性,就有两个极端结果的可能。而在现实生活中,常有人用一个极端来否定另一个极端,偏好“一刀切”法则,其结果往往是做过了就后悔,然后又下很大精力来修正。最后,终因好高骛远而沦为笑柄。


  在具体实践中,鼠目寸光也未必就一定是坏事。如果仅是以寸光之目而言事物整体,肯定不是好事。但若因顾整体而聚焦到寸光鼠目,那就成了优中选优,曾国蕃就表现为这种智慧。《易经》强调:世间万物,既有其既成规律性,又有其突破性,只有“变”才是永恒不变的。可见,鼠目寸光的贬义性质,也有其适变性。


  再进一步说,目光远大肯定是有意识的,但鼠目寸光很少是故意的,更多的是跟一个人的性格习惯以及自身修养有关。一旦有意识地行为鼠目寸光,那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需要大智慧积淀。


鼠目

寸光



  我曾读过这样一则故事:从前有个小和尚问老和尚:“大师,您年轻时候每天都在做什么?”


  老和尚回答说:“挑水、砍柴、做饭。”


  小和尚又问:“您现在还是挑水、砍柴、做饭,岂不是没有变化?”


  老和尚说:“非也,以前我挑水时想着砍柴,砍柴时想着做饭。现在挑水时只想着挑水,砍柴只想着砍柴,做饭只想做饭。”


  老和尚的回答看似简单,但却深深地透着一个禅理:修行,最重要的是活在当下。可能大家会有不同看法,我再讲一个假设:在地面上放一页半米宽的木板,只要肢体功能正常,百分之百的人可以轻松从上面走过。但如果木板下面是万丈深渊呢?我估计也就只有寥寥的人敢尝试通行,差距如此之大是可想而知的。虽然木板的宽度没变,但因为位置的改变而引发人的心理权变。


鼠目

寸光


  对于我们生活中的很多事,大家都会有各种忧虑和困扰,很多时候真应该好好想一下是不是自己想多了。想的太复杂了,不管你想还是不想,这时更需要用鼠目寸光的学问来专注眼前的事情,往往事后就会发现自己不也就这么把一个一个的难关渡过了吗?真正有意识的鼠目寸光才是难得之处。


  由此,我想起了郑板桥的“聪明难,糊涂尤难,由聪明而转入糊涂更难。”曾国蕃的鼠目寸光,不正是由睿智而发的吗?




文/薛凯

简介:家在黄岛作家联谊会成员。黄岛开发区人,爱好电影、音乐、读书、交友。常常总结思考,记录点滴与人分享。一直秉承学海无涯的进取精神,最喜欢红楼梦中的一段话“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主播/暖

简介:刘熠,上泉朗诵社会员。朗读爱好者。喜欢阅读者和创作者心灵的碰撞,喜欢用声音去读出对生活的态度,对信念的坚持,用声音读出百味的人生。用声音对话,用心感悟,遇见另一个自己。




每 I 晚 I 八 I 点 I 与 I 您

相 I 约 I 家 I 在 I 黄 I 岛 









本期参与编辑



主编:静   秋

排版:静   秋

校稿:王培仁

音频:刘泽堂

复审:姜蕴青

发布:姜蕴青




“家在黄岛”主编



 文学爱好者

请戳一戳

西海岸新区人文生活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投稿须知

本文由炊烟美食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