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炊烟美食 > 文摘

爆款背后|专访《我们都要好好的》总制片人、导演:从争鸣到共情

2020-01-18来源:炊烟美食

作者 / 乔苗儿

寻找跟向前这对“夫妻”,同框三分钟,必定爆发争吵。

爆款背后|专访《我们都要好好的》总制片人、导演:从争鸣到共情

​这次是为了儿子好汉,向前认定寻找要将孩子带走,而当初也是她不顾一切抛弃父子两人,寻找的出尔反尔令向前大为光火。刚进门时两人之间难得的平静、温情霎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室火药味。

爆款背后|专访《我们都要好好的》总制片人、导演:从争鸣到共情

​《我们都要好好》从开播至今,“扎心”“引战”的话题从未停止。丧偶式婚姻、离异家庭孩子的成长、女性回归家庭的成本、夫妻间的相处模式,家家都有的那本“难念的经”被拿到开放、公共的话语场,与观众一起念。

爆款背后|专访《我们都要好好的》总制片人、导演:从争鸣到共情

​在《都挺好》引起广泛的原生家庭话题探讨之后,《我们都要好好的》以婚姻和成年人的二次成长为切口,持续引领着家庭话题剧创作观念的转向:打破传统家庭剧追求和美的“中式大团圆”,直面现实生活的一地鸡毛,在疼痛中反思、争鸣,最终获得共情。

《我们都要好好的》在优酷官方的抖音号上凭借“成年人的崩溃”、“丧偶式婚姻和有人陪伴,你更喜欢哪种夫妻相处模式?”两条短视频点击讨论突破千万量级后,新剧观察(ID:xinjuguancha记者采访到了该剧的总制片人、阿里影业副总裁、优酷自制剧负责人之一敦淇以及导演刘雪松,试图通过与操盘者、创作者的对话,从创作观念、用户思维以及市场判断三个维度解析《我们都要好好的》的“爆款路径”,以及由此衍生的“领先半步”的行业理念。

“戳痛点”:观念的碰撞

“这部剧应该叫《我们都很不好》”

“中国传统观念里讲,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您上来就拆了一桩婚。”

同为观众,记者的“吐槽”单刀直入。

爆款背后|专访《我们都要好好的》总制片人、导演:从争鸣到共情

​不论从何角度,《我们都要好好的》对家庭话题剧的破与立都是颠覆性的。剧情伊始,寻找、向前这对夫妻已经走到婚姻破碎的边缘,婚姻短寿的罪魁祸首他们几乎都有:生活轨迹不同步导致“抱砖”还是“抱你”的两难抉择、夫妻间不能平心静气好好说话造成沟通受阻、教育观念不统一引发口角等。这样的问题家庭与传统家庭剧中父慈子孝、和美安乐的设定相差甚远,却是“人间真实”。

“童话故事的结局都是大婚,不能往下写,《我们都要好好的》演的就是童话结局之后的事”导演刘雪松说。

作为家庭话题剧,《我们都要好好的》能够激起现实讨论,凭借的是观念的碰撞。对于创作者而言,究竟是真是地关照生活,用剧情构建公开的话语场,给观众提供讨论、发酵的平台,还是应当注入自身观念,起到引领效果,刘雪松给出了自己的看法“前几年我会侧重现实生活的呈现。最近两年,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加,我会尝试着在戏中加入自己的观点。《我们都要好好的》进入后三分之一的剧情,主创们的倾向就会逐渐显现。对我来说,我欣赏并且赞美寻找的勇气,尊重她的一切选择,但并不认为寻找完全正确、向前一无是处。”

爆款背后|专访《我们都要好好的》总制片人、导演:从争鸣到共情

​“心理学家讲,现在的中国家庭由缺失的父亲、暴躁的母亲和问题的孩子组成”总制片人敦淇说,“《我们都要好好的》就是在反应这样的现状,不过变成了缺失的父亲、抑郁的母亲和乖巧的孩子。” 谈及剧中的家庭责任,敦淇提到一个细节,《我们都要好好的》在优酷热播之后,深有体会的是优酷的男同事们。“很多同事跟妻子都是两地分居,上海、杭州、北京几头跑;有的同事工作压力大,下班后在外面晃到妻子睡着才敢回家。”

作为剧中寻找、向前的扮演者,刘涛和杨烁也不是没有过担心。寻找、向前一拍两散,此后便是一地鸡毛和剑拔弩张,是现实生活中夫妻离异后的真实写照,但作为影视作品“过度真实可能引起不适”。拍到一半,刘涛、杨烁密谋沟通后,找到导演要求“破镜重圆”。“你们破镜重圆我就不拍这个剧了”导演刘雪松斩钉截铁的同时欲言又止“但是后面又发生了一些变化……”“不要剧透,就是反转,再反转”敦淇及时阻止了刘雪松。

由观念碰撞带来的剧情起伏、人物成长变化,对于家庭话题剧而言无疑是最佳的选择,不但保证了剧集的现实性,更让人物鲜活、生动地在剧情构建起的世界中做出贴近自身的选择,戏剧层面的真实和生活层面的真实共同作用,才能令《我们都要好好的》戳起痛点来“快准狠”。

争鸣到共情:用户观念的交锋

《我们都要好好的》热播,争鸣自然不断。除了从自身体悟出发的观念探讨,也有对于剧集本身的评价。有的观众会认为寻找和向前这对夫妻并不“接地气。”

对于剧集本身而言,争鸣和探讨均是总结和反思创作的必由之路。结合目前优酷对大数据系统对用户的画像,总制片人敦淇向记者介绍了该剧的受众情况:性别分布上,女性占将近7成;年龄分布上,18-35岁的也是将近7成。城市线级分布上,一二线城市观众占6成。不同的受众群体带来不同的声音也是一种必然,争鸣给主创团队带来了以用户思维指导内容生产的新思路。

爆款背后|专访《我们都要好好的》总制片人、导演:从争鸣到共情

​剧中,郑正好、岳弯弯这对打不跑、吵不散的冤家跟“问题夫妻”寻找、向前形成了鲜明对比。“这两对夫妻互为映衬,是两极化的呈现。郑正好和岳弯弯相比更符合中国传统的婚姻状态。”敦淇解释道。

主创团队以美国学者提出的“婚姻三段论”作为结构人物关系的学理性依据,第一阶段婚姻是原生态的,完成传宗接代的任务;第二阶段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第三阶段是互相成长,互相成就。由此也不难发现,向前、寻找这对夫妻正在完成第二三阶段的跨越。

爆款背后|专访《我们都要好好的》总制片人、导演:从争鸣到共情

​提及大数据对创作的指引,总制片人敦淇深有体悟。“2017年《我们都要好好的》项目初始推进阶段,对一部剧的判断以及受众分析凭借的是制片人、导演对市场的判断和个人经验积累,大数据尚未能真正执导内容创作。《我们都要好好的》播出之后,优酷利用大数据对用户进行调研画像,对受众有了更为清晰的定位。”

对于话题剧而言,争鸣、共情无外乎是观念的交锋。用户画像的出现,对不同群体的审美需求清晰勾勒出来,《我们都要好好的》产生的“爆款”效果,不但证实了此前的主创团队基于经验的判断是准确的,更能够切实应用到未来的创作当中去,对内容创作起到指引作用。

“领先半步”的创作意识

影视行业的合作,刨除掉档期等客观因素之外,起到决定性作用的还是创作观念是否一致。

“下一个戏要拍什么,要选什么样的题材,导演喜不喜欢,有没有跟我共同的感知,看准了就下手。而且每一部戏都有创新,要有变化、引领。”总制片人敦淇正是秉承这样的合作准则。

彼时敦淇刚拍完戏,听说西藏是能让人“思想格式化的地方”,于是跑去放空自己,在雪域高原上遇到了正在拍《西藏秘密》的刘雪松。“当时就有了会合作的感觉”,结果在“回北京再聚”的“谎言”下,再见面都是两三年后,直到《急诊科医生》,两人才有了真正合作的机会。

拒绝重复,勇于创新是敦淇和刘雪松的共同点。作为制片人,敦淇负责市场策略上的创新。“我们这个引领叫做半步就好,别跑的太快了,因为电视剧还是那句话,要贴近工作,还是要落地,跑的太快了,大家都看不懂你搞的什么东西,这个东西没有前面的“1”就无法承载后面的“0”。但是要跟别人的戏不一样,从来不做跟风的戏,要做引领的戏。”敦淇说。

爆款背后|专访《我们都要好好的》总制片人、导演:从争鸣到共情

​至于如今《我们都要好好的》产生的“爆款”效果,敦淇显得更加谦虚、谨慎。市场瞬息万变,“一剧一命”是众多经验丰富的内容创作者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无法左右一部剧能否成为“爆款”的时候,就让自身剧本“做爆款的能力”。敦淇将这种能力视作是战术,包括剧本、题材、主创阵容、商业元素、市场定位五个维度。

在他看来,优酷的大数据系统给未来的内容创作者,特别是植根于自制领域的从业者而言,提供了有力的支持。“自制就是做我有人无的东西,大数据就是帮助我们看到自己现有的用户存量,找到未来的用户增量,让创作者可以有的放矢地激发潜在用户。”

《我们都要好好的》是对传统家庭剧的一次颠覆,实现了观念上的碰撞创新,价值上的先导引领。更为重要的是,这部剧试图在“领先半步”的创作意识上搭建起从0到1之间的桥梁,观众的争鸣、共情已经证明了一切。

“我在结尾埋了一个暗梗”导演刘雪松得意坏笑,《我们都要好好的》还有怎样意料之外的翻转,“破镜重圆”到底是真是假,还要到剧中去找答案。

本文由炊烟美食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