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炊烟美食 > 文摘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2020-01-16来源:炊烟美食

春末的一个午后,我访问了一位少年。他带着全新创作专辑《我的名字》出现,标准大男孩的明朗爽快,言谈简单自由,清楚真诚地传达出他对音乐的想法。这位少年,身上有着平实的日常感和有趣的想法,也在学着告别和长大,而或许长大并不会让他远离真实的自己,只会越来越靠近自己,找到与他灵魂契合的朋友,被认真地喜欢与欣赏。

我很羡慕他。他是焦迈奇。

↓ 戳图试听&收藏焦迈奇新专辑《我的名字》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焦迈奇是一个对生活观察入微的人。《我欢喜喜欢你》《怎么我睡不着你也不来救我》这些都是他的一些日常心事,他用音乐的方式写上了焦迈奇的名字。

Q:你音乐的创作动机一般都来自哪里?

A:我一般会因为一些事情,我的也好,身边朋友的也好,或者艺术作品,都是灵感,甚至我上个网要修改一下个性签名。假如看到(他)没有个性签名,我就会说,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这句话还蛮有趣的,可以拿到很多事情上去讲,于是就有了这么一首歌——《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Q:听你的歌会有一种恋爱的感觉,你写歌时脑海有没有一个幻想的人?

A:会。我的歌里很少站在第三视角讲别人故事,大部分是“你”“我”,我会把他转成一个我的角度出发,因为当你从你自己的角度出发时,你对他们的感知会更深更强烈。当然,这其中也有一些自己的故事。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与朋友们交换心事

音乐人的磁场是会相互吸引的,当焦迈奇和好妹妹、陈粒这样的独立音乐人走到一起后,你会觉得,年轻的原创音乐人就需要更纯粹的音乐环境。

Q:《哗啦啦少年再见》讲的是一个什么故事呢?

A:有一次我和王加一在北京吃饭聊天,他说“我给你听一首歌吧”,《哗啦啦少年再见》,这个名字我就很喜欢了。听到旋律之后,觉得很青春很少年。当下我就要了这首歌,他立刻答应了。朋友之间,我们经常用音乐交换,像送礼一样,用音乐来互相沟通。后来回家录Demo,里面歌词有一句是说“嘿,再见,是那个少年唯一不能支配的事”,唱到这句话的时候,就在那个状态下,想想前几年一直面临不断的分别和再见,我就觉得“支配”两个字用的很霸道,但又很贴切实际,突然很想哭。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Q:《大人》是跟陈粒合作的,说说跟她的合作?

A:当时公司想让我尝试一下新风格的歌曲,我写了很久但那时我写不出来。尤其是刚比完赛,我整个人比较浮躁。陈粒让我佩服的一点是,她无论是做自己的东西也好,还是说做一些命题的东西也好,她永远都能做的很有自己的风格,而且又做得非常好,当时我收到《大人》的Demo时,就感觉她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创作者。

Q:你觉得是你身上的哪一点吸引她?

A:吸引陈粒的点……我不知道她的心思,没法去猜,我觉得可能是(停顿三秒)……憨吧,她常常说我憨。

Q:《今天也想见到你》跟秦昊合作的,你觉得你从他身上有学到什么呢?

A:他会很认真地对待作品,无论是他自己演唱,还是写给别人,他都会认真听你所有细节,甚至他会觉得这一段旋律,你还是这样唱会比较好,就会去帮你修改调整。

离焦迈奇最近的一首故事

这张专辑中,最让我惊喜的是《地球上最后的夜晚》,这首歌带着浓厚乐团似的慵懒迷离,闭上眼睛遐想之际,有如漫游太空似的脱离感,真的太不像之前的焦迈奇了,他却说:“这是离焦迈奇最近的一首歌。”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焦迈奇与甜约翰

Q:《地球上最后的夜晚》会给人充分的遐想空间,编曲层次分明,循序渐进,有点乐队的意思。我看到制作人一栏有“甜约翰”,怎么想到跟他们合作的呀?

A:专辑里我非常喜欢这首歌。它最靠近我在音乐上想要得到以及呈现的一面,它也是离我最近的一首歌。当时写完这首歌的时候,我把Demo微博私信给甜约翰,然后他们女主唱Mandark立刻回复了我,说非常喜欢这首歌,就说有没有机会合作一下,在微博上搭上了线,然后就加了微信。那天,我在床上疯狂打滚,觉得这首歌找到朋友了,找到跟我灵魂契合的朋友。

这首歌制作的过程也是非常顺利,编曲下来第一版我觉得非常好听,我就跟老师讨论,能不能在最后的声音上加一些像信号中断的效果,我想代给观众一种感觉,就是这个人离开了地球,慢慢的离开直到最后信号中断。然后他们立刻给我做出了这种效果,我觉得太棒了。两版定稿之后,《地球上最后的夜晚》就出生了。

采访|阿不当当

文|阿不当当

编辑|益达

- 长按关注QQ音乐 -

本文由炊烟美食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