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炊烟美食 > 文摘

女性与家庭:两种生产转型导致不平衡

2019-11-06来源:炊烟美食

马克思主义基于“两种生产”理论分析婚姻家庭发展的动力机制。根据唯物主义观点,历史中的决定性因素,归根结底是直接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生产本身又有两种。一种是生活资料即食物、衣服、住房以及为此所必需的工具的生产;另一种是人类自身的生产,即种的蕃衍。一定历史时代和一定地区内的人们生活于其下的社会制度,受着两种生产的制约:一方面受劳动发展的阶段的制约,另一方面受家庭发展的阶段的制约。

生产和再生产的状况制约着整个社会的发展状况,生活资料的生产对女性的地位及婚姻家庭的维系起着最终的决定作用,而人类自身的生产影响到女性的自我完善和社会的代际延续。这就表明,女性的活动也具有二重性,一是女性参与物质生产而产生的女性职业状况,二是女性参与人口生产而产生的婚姻家庭状况,女性在社会生产活动和婚姻家庭活动中都应该发挥其不可或缺的作用,既承担着社会生产的重任,也肩负着繁殖后代、生育子女的伟大历史使命。母性义务所涉及到的不仅是女性的时间和精力,还有女性的基本价值。正是由于当下女性在婚姻家庭活动层面和物质生产层面的转型,引起了两种生产之间的不平衡,导致女性对婚姻的刚性需求降低,成为了“剩女”产生的原因之一。

在历史上,社会生产力水平低下,生活资料不充分,作为个体要在生活资料不充足的情况下生存下就必须依靠以男女两性结合为前提的婚姻关系作为支撑,女性被囿于婚姻与家庭生活而缺位于物质生产,与此相比,现代社会的女性在物质生产层面取得了胜利。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社会分工的多样化,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认识到自己经济角色的重要性,她们逐渐从繁重的家庭劳动中解放出来,走出家庭,走向社会,开始与男性在职场中开展竞争,毋庸置疑,比起过去,女性参与社会生产的意愿与能力大大提高,女性作为一个整体在经济上的地位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观。“……个人怎样表现自己的生命,他们自己就是怎样。因此,他们是什么样的,这连同他们的生产是一致的—既和他们生产什么一致,又和他们怎样生产一致。因而,个人是什么样的,这取决于他们进行生产的物质条件。”这表明,现如今女性展现出来的自信自强、人格独立的新风貌取决于她们参与其中的物质生产。正是由于这种物质生产层面的胜利,使得女性的社会地位显著提高,女性也更加的独立自强。

然而这种物质生产层面的胜利使女性在婚姻家庭活动中面临着困境。长期的求学生涯和激烈的职场竞争,限制了女性在法定适婚年龄就结婚生子的行为,自动延长了女性可能的结婚年限,同时,城市化情境下朝九晚五缺少假期繁忙重压下的职业生活,也大大减少了女性的休闲时间,限制了女性的活动空间,职场环境要求女性一心一意放在当下的事业上,为了成就而拼搏,女性自身精力也是有限的。这种时间、空间上的相对不自由使她们分身乏术,而择偶、结婚又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需要花大量时间和精力寻找、相处、维系感情,而由于女性通过自身的奋斗,获得了一定的物质成就和身份地位,变成了公众眼中“年纪大的”、“厉害的”、“优秀的”女性,在婚姻市场上无法找到条件可匹配的男性,反而被边缘化了,所以即使想要尽早结婚,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而那些秉持单身理念的女性,更加不会为了结婚而花费时间和精力。“剩女”在人口生产和社会生产的转型中产生了两种基本的态度。

一种是消极的进击。女性在物质生产层面实现了自己的价值,扮演好了生产性角色之后,转而考虑到自己的归宿问题,也就是从第一种生产又回归到第二种生产,她们发现自己正是因为“优秀”而已经被排除在婚姻市场之外,如恩格斯所言,“如果她们仍然履行自己对家庭中的私人的服务的义务,那么她们就仍然被排除于公共的生产之外,而不能有什么收入了;如果她们愿意参加公共的事业而有独立的收入,那么就不能履行家庭中的义务。”

这样,这部分女性不愿意放弃事业,年龄越来越大,在职业生产领域物质充足,而在个人情感中,想要回归家庭生活的她们却无计可施,有的在寻觅又失败再寻觅的循环中坚持着,有的在失败后开始放弃宁愿独身,但她们的年龄都越来越大。可见,正是由于一部分女性在物质生产活动中履行了自己责任,而当她们想要回到人口生产活动中,承担起繁殖的任务时,却由于种种原因没有顺利进入到家庭婚姻生活中,女性身上物质资料生产的社会使命同人口生产的私人责任之间产生了矛盾,家庭生活角色的担当滞后于生产角色,在事业上取得成就的她们想回归家庭生产却无法进入婚姻家庭活动领域,又因为她们年龄越来越大,保持着宁缺毋滥的态度对待择偶,更加无法顺利获得满意的婚姻,陷入恶性循环之中。另一种是积极的后退。人们都是带着资源进入婚姻市场的,用掌握资源的多少来评估自己和潜在的配偶,当自身拥有丰厚的经济、文化、社会等资源时,对方拥有的资源就不那么令人期待了。

作为在社会生产领域取得一定地位的“剩女”,拥有足够的经济、文化和社会资本,这使得她们不必再受“嫁汉嫁汉,穿衣吃饭”的传统婚姻观的束缚,而更多将感情和价值观作为婚姻选择的前提,同时,对于她们来说,婚姻和家庭的经济供养和保护功能随着社会变迁和女性自身物质基础的强化也在逐渐弱化,她们可以凭借自己的努力和社会发展供给得到满足,对婚姻家庭的需求程度己经大大降低,在背离传统婚姻家庭机制上反思甚至是主动践行,对于做一个传统式“贤妻良母”的婚姻生活产生质疑,这是现代社会女性地位提高后必然产生的反抗形式。因此,无论是被动还是主动,正是由于女性在两种生产上的位置转变以及由此产生的思想观念变化使一部分女性成为“剩女”。

本文由炊烟美食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