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炊烟美食 > 文摘

“在路上”怎样才动人?或许应该先关注“心灵动态”

2019-09-07来源:炊烟美食
“在路上”怎样才动人?或许应该先关注“心灵动态”

导读:在众多旅行类纪实节目中,“在路上”的意义往往被窄化,只见行程,而无遇见。

文 | 看山不是山

不管是真人秀节目如《歌手》中明星在比赛压力下的反应,还是纪录电影《生活万岁》中盲人夫妻的餐桌交流;不管是《奇葩说》中一个个辩手的面红耳赤,还是《人间世》中许多家庭的悲痛无奈……我们都乐于看见真实。看见真实,我们才会感受到与故事的联结,才会被打动、被唤醒、被指引。

前段时间,西瓜视频上线了一个系列短片《丹行线》,是主持人朱丹出镜的一个系列旅行类短片,共10集,每集不超过20分钟,她在东盟国家旅行的所见所闻所感,以第一视角讲述,旅行感悟,配上人生心得,全片透露着一种文艺气质。

“在路上”怎样才动人?或许应该先关注“心灵动态”

更重要的是,片中涉及许多女性热衷探讨的话题——“爱情”“婚姻”“独立”“中年危机”“人生选择”等。

该系列短片的立意恰当,有着一定的哲学深度,追求故事之外的意义表达。

但是整季看下来,却并没有被打动。

《丹行线》中,朱丹从出发前就给自己设定了许多“意义”,她要寻找心灵的答案,每一集都有一个答案。她的遇见,其实早就想好了答案。每一集里的故事都是按照这个答案去走,事件的发生都十分规矩且没有任何自己的“话语权”,他们成为这些“意义”的影像附庸。

“在路上”怎样才动人?或许应该先关注“心灵动态”

故事被包裹在大量的“感概”里,在讲故事之前,他们就已经被自己的观点挟持,以至于我们看不见故事的细节、故事里人的真切交流。那些在路上的别人的人生只是一个浮光掠影,成为一个印证观点的“证据”,缺少了他们生活的律动。

在旅行中观察人性

故事因单薄,显得不够有力量。

而那些在路上的所见所闻,也只是让观众“所见”“所闻”,它们就像新闻里的任何一个事件,很快就被遗忘,被翻过。

很多用纪实手法拍摄完成的真人秀节目,最终成片大多充斥着大量个人化的感悟。“意义”先行的讲故事套路,一点也不高级。

旅行类的纪实真人秀节目有很多——《侣行》系列,《花儿与少年》系列,《花样姐姐》系列等等,它们在视频网站上的播放量已经达到“XX亿”,在节目播出期间也会频上热搜,这一系列的节目有着稳定的收视群体,并且一度声势浩大。

“在路上”怎样才动人?或许应该先关注“心灵动态”

观众到不了的远方,有人去帮他们走。那些路上的奇遇,也有人帮他们发现和记录。现在的观众只需要翻着眼花缭乱的网页,就能看见世界的精彩。

风景很美,但观众不会只看空镜,还要看人的故事,看故事里的人性。

同是这一题材的节目中,前段时间热度比较高的《奇遇人生》口碑也不错。它的整个风格和上面提到的那些旅行真人秀节目,不管是技术层面还是内容深度,都存在很大的表达差异。

《奇遇人生》里有很多场景都让人印象深刻:窦骁和阿雅在印尼的漫长等待;毛不易照顾病人时湿润的眼眶;李诞酒后真言;白举纲在篝火前的弹唱 ……这个系列中的许多设定其实都非常简单,事件单一,但是人物的状态却非常走心,他们有充分的交流,不管是跟导演还是观众,我们都能十分清晰地看到他们内心真实的表达,这是一个好纪录片导演所体现出的功力,他们展示出被拍摄者的内心。那些能触动被拍摄者的故事,早已经构建好,在拍摄过程中,悄无声息地让它们发生,故事里的人才能自然流露真情实感。

“在路上”怎样才动人?或许应该先关注“心灵动态”

我们对纪录片真实的追求,已经不仅仅停留在事件层面,而是追求更多的内心真实,那些来自人心底的质朴,才是这个时代需要的。

哪怕没有一句辞藻华丽的旁白。

真人秀节目往往会先给事件,在设定任务下,去观察参与者的真实反应,我们看到的大多数真人秀都是事件下人的“身体动态”,我们很少看到那些能表现参与者“心灵动态”的时刻。

热爱旅行的朋友会发现,一些文章喜欢把游客分为两种,一种是走走看看的观光客,一种是深度体验的旅行者。而我们现在的大多数旅行节目都还只是前者的表达,主要体现在主打新媒体传播的短视频节目里。

拒绝故事的浮光掠影

对于短视频而言,它们的时间非常有限。充分展现人物的内心,需要刚好发生的事件去触碰被采访者的心灵,而这,需要大量许多短视频剧组都耗不起的时间。于是,这一类节目就丢掉了现场的纪实感,那些预料之外的故事和细节往往会成为纪实节目的最大亮点,但是制作人员没有时间去发现。

生活中不受操纵的意外才是纪录片的魅力所在。

为了营造这些“事件”,剧组常常会摆拍,去安排事情的发生,有一些高级的“挑事者”会从故事的外围去“推波助澜”,引导事件的走向,另一些低级的做法就是直接让嘉宾演。前者,我们会看到一些真实的自然反应,而后者,稍有不慎就是很尴尬的场景,甚至虚假做作。

“在路上”怎样才动人?或许应该先关注“心灵动态”

bbc纪录片涉嫌造假《人类星球》土著树屋系制作组要求搭建

当在路上突然遇见一个有趣的故事或者人物的时候,很多节目会临时增加拍摄量,让被拍摄者展现他的故事,会跳舞的跳个舞、会唱歌的唱几句、特殊工作的演示他的工作流程等等,镜头量增加了,但往往还是停留在展示的层面,缺乏深度。

节目组也就像一个观光客,仿佛只是看看热闹。镜头没有跟随人物的节奏去生活,去体验,就没有了质感。

深度交流,才见真情

如果一个节目制作周期短,那对于拍摄人物的了解也会造成一个缺陷,特别是纪实类旅行节目这种地点流动性很大的片场,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去了解拍摄对象,你没有用他呼吸的节奏去感受那片土地,去看待问题,就很难让他说出他自己的话。

他不应该是在回答记者的问题,而是用他自己的方式在表达。

要达到真正的心灵交流,需要导演放下所有身份差异、偏见、隔阂,去跟他成为一样的人,至少在你们面对面的那个时刻。这也非常考验导演组的能力,很多好的纪录片导演都能跟拍摄对象成为好朋友,做到真诚沟通,而那些只是想要一两个新闻点、猎奇点的记者,当然只能拍到“表象”。

“在路上”怎样才动人?或许应该先关注“心灵动态”

一个人要在镜头和陌生人面前,完全“剖开”自己,把灵魂赤裸裸地摆出来,需要很大的勇气。

记者也算是一个荒诞的职业,见面不过一两次,就要求对方掏心掏肺,没有很深的功力,难见真情。

这在独立纪录片导演中,其实是一个很普遍的能力。从官方媒体的语态中,我们都能轻易看出,那是一种由上而下的视角,被拍摄者就像接受上级的审问一样,他们的故事对于镜头后的人来说,只是一个新闻。而在大多数的个人化的纪录片作品中,他们的语态非常平和自然,不管是记录妓女还是拍摄毒枭,不管是拍摄摘棉花的农民还是市长,他们游刃有余,这群记录者,俨然是一个个社会活动家,他们游走在社会的各个层级,每一个故事都以它们本身的节奏在交流、在表达。

如果从幕后制作人员的身份来看,节目的千差万别就一目了然了,不管是什么样的综艺节目,来自习惯官方语态和个人语态表达的制作者,都带着各自特色鲜明的烙印。

故事是表达作者思想的工具,但不应该仅停留在证明作者思想的“证据”层面,它应该也必须有自己的空间,才能让人感受到它的呼吸。我们明白了故事里的起承转合、前因后果,才能在它的节奏里一步一步向前,那些在路上的真实,才能被遇见。

本文由炊烟美食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