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炊烟美食 > 图书

儿童的心思你不要猜

2019-10-21来源:炊烟美食

邵一心生病了。

在今天之前每次我回家,她只要听见我指纹锁匹配的声音,不管她在做什么都会马上冲过来,等我打开门的时候,她也刚好可以冲到门口抱住我,说爸爸你回来啦!然后我们俩紧紧抱住 10 秒钟,我把她抱起来转一圈之后玩一次举高高,然后我说今天好想你啊!你呢!等她回答我也很想你哦之后才把她放下,她就会跑走继续玩她的玩具,或者邀我和她一起玩。你想什么呢,这当时是我梦想中的情况,大部分时候她会说爸爸再举十次!我还要再玩十次!我的心情基本上是这样的:

你可能会问为什么要搞那么复杂的进门动作,你知道 hip-pop 之间的打招呼方式吧,大概就是这种,非常酷:

所以我也想为我们父女设计一套这样的动作...算了,编不下去了...其实事情是这样的:有一次我给邵一心讲睡前故事,我那天灵机一动,给她讲了一个真假爸爸的故事,我天,我当时觉得这个故事简直以假乱真,连我都分不清自己是不是真爸爸了。你说邵一心是不是要爱死这个故事了。于是她很兴奋地问了我一个终极问题:爸爸,那我怎么知道每天回来的是不是真爸爸呢?

你问这个干嘛?

我还能怎么办?为了自证我是真的,我只能硬着头皮设计了这一整套的动作证明我是她真的爸爸,毕竟我的人设是钢铁猛男,如果我举高高说累了,那我肯定就是假的...但是真男人也有扛不住的时候,我也会变换一些简单的且符合我人设的辨别真假的招式,比如我们在会门口郑重的握手,像是每天的初次见面,以下是我们的对接暗号:

你好,我叫五十块,我很帅。我很想你。(我向她发出暗号)

你好,我叫邵一心,我很美。我也很想你。(她积极地回应我)

两个人对上暗号的人相拥在一起,互相拍打对方的背,爸爸呀,女儿啊的喊上半天,就像一对十年没见的父女一样。每次都会被她妈嫌弃我们俩戏太多。而且乐乐的妈妈至今都没有打消我精神一定有点不正常的疑虑。

又说太远了,回来回来。但今天她只是抬起头虚弱地喊了我一声爸爸,然后继续低着头看 iPad 上的动画。我知道她一定难受极了。我放下包坐到她身边,问你今天是不是很难受?她摇摇头。我把脑袋凑过去想要碰碰她的额头,她用小拳头把我推开,说爸爸你离我远一点,我生病了,papa说我在发烧,烧到 38 度 ne,我今天也没有去幼园,因为会传染给其他小朋友的。她的旁边放着她经常和我玩病人医生过家家的医药箱,看起来她已经为自己诊断过了,知道结果之后已经看淡一切的样子。我看着她的样子突然觉得有点好笑,我憋住笑,说没有关系啦,我们一会儿就去医院,让医生帮你好看看,很快就会好起来哟。

乐乐已经挂好了晚上八点儿研所的号。时间差不多,我们收拾一下就准备要出门了。但是邵一心坚持去医院要盛装,她说爸爸我们不能随随便便出门的,女孩子要漂漂亮亮的出门。我说豆,我们只是去医院诶,不是去 shopping...然后她瞪了我一眼,这一眼给我的威慑大概是这种感觉:

枪已上膛

OK,没问题,我选择保命。她自己冲进房间垫着脚够着取下她的红色羽绒服,粉色毛衣和一条粉色的纱裙,纱裙一定要套在裤子外面才肯罢休。让我帮忙拿了一个她外出专用的小书包,往里面有序地装了 5 个玩具,一副跳绳和一包饼干。并从自己的玩具收银机里取出了 3 张 1 块钱和 1 张 1000 块的日元放进包里(这是她平时过家家卖冰淇淋的收入),我问她你带钱干什么?她抬头看着我,我们要挂号啊爸爸。要先挂号才能看病知道了吗爸爸。我不知道,我故意逗她。我刚刚不是告诉你了吗?她有些不耐烦插着腰看着我,好像觉得我脑子有点问题。

背上小书包,戴上佩奇手表,穿上自己的雪地靴,和家里的芭比说再见,一切准备就绪,可以出门了。

邵一心的医院出装:


出门神装

我觉得基本上是神装,怎么讲,虽然很多东西我不知道用途是什么,但是不重要,儿童的心思你不要猜,也许她想身披五件神器,在医院大厅跳绳健身呢,不好讲,真的不好讲。

虽然已经是晚上,儿研所的人依然很多。我们顺利的和乐乐碰面,取了号之后直奔二楼。期间邵一心还一直追问为什么不用她的钱挂号,我有钱,我很有钱,邵一心大喊,边喊还边要把包取下来掏出钱来证明。当时的场景和下面这个场景很像:

特需号检查得很快,结果显示邵一心只是普通的病毒性发烧,还好不是流感。这家伙也因为出门(尽管是来医院)恢复了以往的话痨和活力,可能来医院看病不是重点,对于女孩儿来说,盛装出门就能治愈一切吧。

回到家后我点了一个豪华外卖,并对健身之神许愿,神呐!我愿意再胖十斤,换我女儿从此不生病。阿门。


一个健康活泼的邵一心




本文由炊烟美食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