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炊烟美食 > 体育

为什么现在的姑娘宁愿单身,也不愿意结婚了?

2019-12-03来源:炊烟美食

01

觉得身边朋友的婚姻都荒唐而糟糕

王歌今年30岁,研究生毕业之后进了一家外企做着跟自己本专业相关的工作。自从五年前谈过一场无疾而终的恋爱之后,她一直单身到现在。

中间也走马观花认识了很多的男生,但是很多都是第一眼看上去还行,但是仔细相处下来发现跟自己并不合适。

她从小出生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中,父亲对于弟弟的宠爱常常伤害到她,甚至为了多要一个男孩让她在姥姥家待到五岁才回来。父母的婚姻并不幸福,一辈子都在叮叮当当的吵架声中度过,这让她一度对于婚姻十分恐惧。

而且身边朋友的婚姻时常也让她觉得荒唐而糟糕,那些在外人眼中郎才女貌的夫妻其实内里都是千疮百孔。

王歌的朋友楠楠是本市的土著,家庭条件原本就很好,后来嫁了一个同样条件的富二代,俩人每天的日常就是在朋友圈里晒逛吃逛吃的照片,每年都要出国旅游两三次,美食美景美人着实让人羡慕。

但是这段婚姻的真相却是楠楠的老公丝毫没有一点责任感,每天心里只想着玩儿,甚至他们有了孩子以后依然不收心,除了会啃老事业毫无进展,每天活在幻想之中。看着同龄人大多凭借自己的努力都小有成就,而他们还要伸手向父母要钱,有时候想想真是害怕。

朋友小猫和老公都是事业体制内的工作,家里公婆也是公务员,现在有一个两岁的孩子。表面上看起来一家人和和美美,但是其实她有一个非常强势而且霸道的婆婆,总是爱跟她“抢”孩子,尤其是放假回家简直不让孙子离开他半步,甚至连小猫带着孩子回娘家她都要跟着过去。最糟糕的是他老公对婆婆的话言听计从,只要吵架必然是一家人全部把矛头对准她,这样的生活有时候想想也挺悲哀的。

……

这些都是曾经和王歌朝夕相处的姐妹,曾经每个人的爱情故事都可以写成一本书,年轻的时候以为可以一直浪漫美好下去,谁知道婚后琐碎的生活很快将曾经一对对金童玉女打回原形。

看着这些表面上看起来恩爱美满的婚姻内里的千疮百孔让本来就对婚姻心存恐惧的王歌更加绝望了。

02

觉得一个人的生活丰富而精彩,何必要婚姻束缚住自己呢?

张倩29岁,毕业六年如今在一家高中当英语老师,工作认真颇受学生喜欢,她也非常喜欢自己的这份教书育人的工作。

前两年谈过一个男朋友,因为异地感情遇到困难分手了,此后她一直一个人到现在。平时下班会去健身房跳跳舞,晚餐会做一些清淡减脂的饭菜,她是个非常注重生活情调的人,经常做好饭之后连摆盘都会非常漂亮。

周末会约上同事或朋友一起去户外爬山,要不就窝在家里追剧或者是看书,她还报了成人的绘画板学习国画,最近又想学插花。虽然一个人的日子有时候会有些无聊,但是她并不觉得孤独,因为生活中有很多的事情值得自己付出时间,而遇到一个懂得爱的人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期间她也曾经历过相亲,大多数都是看一眼就会知道结果的人,她不想跟这种没有感觉的人慢慢培养,她始终相信很多时候人和人的关系在第一眼的时候就注定了,后来所谓的“培养”不过是权衡利弊之后的结果,并不纯粹。

刘震云曾经说过:一个人的孤独不是孤独,一个人找另一个人,一句话找另一句话,才是真的孤独。张倩觉得人生短暂而美好,何必把感情浪费在不必要的人和事上面呢,感情是一件顺其自然的事情,该来的总会来,不用强求。

03

以前我只要爱情,现在的我只想暴富。

我的朋友妍妍是大学同学里面唯一一个至今单身的人,以前的她单纯对爱情充满了幻想,觉得爱情大过天,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在大三那样迅速席卷了她。开始地很浪漫,过程很甜蜜,结局却很暗淡。男友父母不同意,说她家庭条件不好个子太低不够漂亮,总之在父母眼中只有最优秀的女孩才能高攀上他们儿子,最后在冷战中这段感情死掉了。

妍妍自此之后开始收心,毕业之后面试到了上海一家公司做教育培训,慢慢在职场开始风生水起。那段曾经卑微的恋爱让她明白自身优秀的重要性,以前她只要爱情,现在的她却只想暴富。

自己通过努力打拼在老家给父母买了房子,自己买了车子,生活渐渐朝向更稳定的方向发展。

妍妍越来越相信,一个女人只有实现了精神和经济的双重独立,才能在恋爱或者是婚姻中不畏惧任何人的离开。她觉得好的爱情不是没有你我就无法生存,而是因为遇到你我变得更加美好。

她觉得女人最酷的时候就是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主宰人生,而不是依附在男人身上事事看他们的脸色。她依然期待爱情,但是目前她仍然觉得对于女人来说脱贫比脱单要重要的多。

04

现代人对于婚姻的追求更高的精神契合,既不勉强自己,也不捆绑他人。相比于父辈,我们这代人的婚姻更讲究,也不将就,更注重个人自我实现的价值,婚姻并不是每个人最终的归宿。

如果找不到一个跟自己三观一致又心灵契合的人,那么恋爱、结婚就没有任何意义。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很多姑娘宁愿单身也不愿将就去谈恋爱的原因。



本文由炊烟美食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