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炊烟美食 > 手机

高晓松首次音频直播(二)

2019-12-01来源:炊烟美食







【彩蛋时刻】


彩蛋(一)林海和他的音乐


(高晓松微博替林海征婚)





(林海的征婚启事)


对于林海是谁,最简单扼要涵盖重点的介绍莫过于他的征婚启事所写了。他没有写出的就是:自己是一个音乐天才。林海4岁学钢琴,6岁开始作曲,7岁登台演出,9岁考取中央音乐学院附小后,独自进京求学。



林海最著名的音乐作品应该是《大明宫词》的配乐,其中大气磅礴的《盛世ž大明宫》、调皮欢快的《长安夜市》还有苦愁酸涩的《一曲茶炉暖色》,配乐常用笛声丝丝、箫声呜咽、偶尔穿插沧桑的旁白,美到无法形容。比如堪称经典的,小太平灯市偶遇薛绍,在配乐的衬托下,揭开面具的一刹那,能感受到小太平一见钟情的情绪起伏。


林海备受关注的作品莫过于《琵琶语》。这首琵琶曲曾作为电影《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的配乐和片头片尾曲,也在《百家讲坛》节目中作为配乐出现。林海运用了各种可能的方式来表现琵琶,他以世界音乐、古典音乐的作曲、编曲手法,将钢琴,吉他,贝斯等西洋乐器,混合笛子、箫、二胡、三弦等中国传统乐器,又加上了民族唱腔以及蒙古、西藏、非洲等少数民族元素。此外,《琵琶语》中有一段女声是由龚琳娜来哼唱的。《琵琶语》表达出一种凄清婉转的情绪让人流连忘返,小提琴、中提琴、钢琴、洞箫、时隐时现,很好地完成了和声的作用。既突出了琵琶如歌如泣的特点,又进一步丰富了曲目的表现力和思想感情。此曲最精彩、最令人感到新奇的,还是曲子中间那一段,也许是林海对钢琴总有着一份割舍不断的情感,这时钢琴突然变成主奏,琵琶变成伴奏。配上一段有如天籁般吟唱的女声,在琵琶声泣泣的背景下,将琵琶欲表之情展露得淋漓尽致!


据网友爆料,已经有人收到林海的回复邮件,并且添加了微信好友,彼此作为朋友慢慢聊着。祝愿林海能找到他白首相依之人。

 

彩蛋(二)逃离北上广与逃回北上广



长期以来,北上广等一线城市是国人的向往之地,特别是大学毕业生把工作生活在一线城市作为自己的首选,但在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打拼数年后,不少年轻人重新选择到二、三线城市发展,被舆论称为“逃离北上广”。这个群体虽然还不算庞大,但和多年来人才流动的潮流“奔向北上广”形成鲜明对比。现在面临的已经不是有没有自信这么一个浮浅在表面的问题了,城市化的加剧,很多人都因为北上广这样的大城市而成风前往,却在前往之前没有真正去预测或者说是去考量一下自己是否适合这样一个高速发展的社会环境。的确没错,这样的大城市它所提供的无论是就业机会,还是其他方面的服务都是其他级别的城市所无法比拟的。但是它的局限性在于,它的发展过快过于畸形,不是按照一个城市的正常进程来进行演化的,是在大量的政治经济辅助政策下所形成的,这就使得这样的一类城市有了它的致命伤:功能过多,而没有专一性。


某种程度上,大城市的高收入只属于少数人,而且在相对高的收入存在的同时,消费也是高位。随着各大城市购房限制政策的出台,买房这个生存刚需也是一个越来越难实现的梦。大城市的工作环境竞争激烈,有学历、有眼界、有关系、有钱的人更容易如鱼得水。大多数人要通过更努力的工作来应对沉重的生活成本。有人说在大城市,每个人都会有漂泊感。网易新闻在2017年5月份的时候做了一个《空巢青年人群画像》报告,根据数据统计,我国空巢青年人群总数超过2000万,现实数据可能更多。其中,22-25岁的空巢青年占比51%,26-29岁占比37%,30岁以上占比12%。


但是,逃离北上广就真的能解决问题么?网上有句流传已久的话:“北上广容不下肉身,三四线放不下灵魂。”工作机会少,干事要拼爹,观念不合拍,让不少“逃离北上广”的人对于自己的逃离之地反倒更觉亲切。于是,很多人带着无限的失望再次回到那个他们内心有些“恐惧”的地方,重新来过。大城市相对的公平,更多的机会,给了他们一个回归的理由,尽管这看起来像自我安慰。逃离有逃离的无奈,回来有回来的苦楚。逃离或者逃回都是个人的选择,但他们奔波的足印,留下了这一代人的生存轨迹。

彩蛋(三)哈佛大学的中国学


(哈佛大学)


直播中那个提问如何解释去国外读中国史的听众令人印象深刻,当然,大紧的回答也是精妙。那我们就来看看在哈佛大学做研究,可能会看到什么吧。


大紧受邀的Department of East Asian Languages and Civilizations,即哈佛大学东亚语言与文化系,研究领域主要覆盖了中日韩三国的历史和文学,东亚宗教,东亚语言文学,东亚艺术与风俗,中亚研究等。


包弼德 (Peter Bol) 教授


柯伟林 (William Kirby) 教授


包弼德和柯伟林唱“中国朝代歌”


哈佛大学东亚语言文化系包弼德 (Peter Bol) 教授和哈佛大学历史系及商学院柯伟林 (William Kirby) 教授讲授的关于中国历史与文化的本科课程“China X”, 深受哈佛学生的喜爱。两位教授以科技手段辅助授课, 教学灵活多样生动有趣。包弼德教授和柯伟林教授利用了学生熟悉的法国民歌《两只老虎》的旋律编制了中国朝代歌。两位教授一起用浑厚的嗓音和字正腔圆的中文齐声唱起了大家耳熟能详的童谣《两只老虎》的旋律, 歌词却改成:“商周秦汉, 商周秦汉, 隋唐宋, 隋唐宋, 元明清Republic, 元明清Republic, 毛泽东, 毛泽东。”曲罢, 两人又调侃着解释这首歌的意义:“如果你每天唱一次这歌, 你将会记住中国朝代的顺序。这个很有效,我敢打包票。” 这段视频自登上了中国各大网站并被众多媒体转发后, 唱儿歌的教授—— 哈佛大学中国历史学专家包弼德和柯伟林在中国名声大噪, 一夜之间拥有了学术界之外的众多粉丝。似乎没听说过谁听歌听到崩溃, 却有无数人说被“萌翻了”,毕竟年过半百的学术权威不端严师的架子, 而是如此充满童趣的介绍原本枯燥的历史知识, 在中国的课堂上并不常见。在教学过程中,两位教授还会带领学生走入博物馆,利用考古发现和古籍资料,从不同载体的视角探讨中国文明起源过程中价值观形成和制约条件,在这个过程中,对学生的历史研究方法进行指导。当然,美国大学教育中常用的分组讨论方式在中国学的课堂中也是经常出现的。讨论后,要求用思维导图的方式画出各组的看法;学生讨论并画完后就展示说明各自的看法及相关的依据, 教师进行点评;最后请各小组一起展示自己的“画作”, 教师逐一追问学生对此的理解,从而对学生的思维方式进行指导。从这么一门在美国大学学习中国历史的课程就可以看出中西教育理念上的诸多不同。




(哈佛大学图书馆馆藏资料,来源高晓松微博)


矮大紧对于在国外学习中国史的观点是,这个问题是学术传统和研究方法的问题。朱维铮教授曾经说:“你想象中国是一个仅有一扇窗户的房间。我坐在房间里面,屋里的一切都在我的目光之中,而你在房间外头,只能透过窗户看见屋里的景象。我可以告诉你屋内的每一个细节,但无法告诉你房间所处的位置。这一点只有你才能告诉我。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历史研究需要外国学者。”当你站在不同的位置,对事物的认知就会发生极大的变化。在一次北京大学召开的中国古文字学研讨会上,一位欧洲年轻学者的研究中大量使用了统计学的方法,各种图表模型的展示,令与会的众多国内知名教授大为感慨。西方的研究角度,常常打破中国传统对人文学科的观念,给人启发,使人眼界大开。正如直播中所说,虽然哈佛大学有一些国内没有的文献资料,但是更多的是研究角度的问题。当具备了从不同角度研究的能力后,即使面对大众的资料,也能做出不同于他人的研究成果。

 


点击上方音频播放,再次点击停止

【大紧语录】


1. 那时候我们玩个游戏很有意思,黑暗中林海即兴弹钢琴,我听,听完后他问我,你觉得这是什么。我一会儿说,我觉得这是月光,我觉得这是怀念,或者这是憧憬等等。因为实际上音乐是没有办法外化成文字的,所以大家看到很多以前古典音乐作品没名字,就叫作品第多少号,或者就叫B小调作品多少号。


2. 音乐是一种灵魂,有的人手一离开乐器,眼睛立刻就熄灭了,你就能感觉到灵魂从他身上走了;但是他一弹起琴的时候,你觉得整个人散发出那种叫魅力八射,不弹琴的时候就魅力二射了。


3. 并不是一个地方,它有一个磁场,说在这儿生出来的孩子他就怎么样了,而是什么样的人选择了什么地方,导致了每个地方有了不同的性格。


4. 选择了北上广,那就是你的性格,或者我们用另外一个词,叫做能量密度,有的人他能量密度比较大,他就愿意去那个跟他能量匹配的地方;他觉得自己的能量密度在小地方会被稀释掉,没法发挥出来。有的人能量密度就没那么大,他就找一个匹配自己能量密度的地方生活。


5. 有的人在这方面的能量密度特别大,在那方面就很小。那你要是选错了方向和领域,你能量密度就发挥不出来,你也会觉得不舒适。大家选择能匹配自己内心能量的地方、职业以及组织,我觉得是最重要的。







关注微信公众号:一听千年

回复“高晓松”收听全年的矮大紧指北


回复本公众号“会员”加入我们您可听到以下内容


会员销售全年88元


郭论

矮大紧指北

局座讲风云人物

王玥波启功传

老梁四大名著情商课

蒋勋细说红楼梦

张大春细说三国

如蔡康永201堂情商课

好好说话等

会员现在都可以收听了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jingshenshiliang010

收听更多好节目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快速成为会员 收听众多好听的 音频吧!

点击最下方的广告,我们可以获得微薄的广告费!

您只要动动手指就能帮到我们,希望您多多帮忙哦


本文由炊烟美食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