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炊烟美食 > 佛学

我眼里的休闲和娱乐

2019-08-28来源:炊烟美食

人们的时间分为必要劳动时间和必要劳动以外的时间,休闲就是必要劳动以外的时间。但同时我也相信因缘,人做必要劳动是为了满足一些需求,休闲亦是如此。既然将之与“必要劳动”相区分,但由于特定需求的存在休闲又变得必要,因此这里“必要劳动”需要一个更为精确的定义。

首先对生物最必要的是维持自己的生存,因此“必要劳动”首先就会包含为了维持自己生存而做的一些事物,如捕猎、采集、耕种等。在现代社会中,由于政府及货币的存在,这种食物被简化为了同一种形态——一种获得一定价值回报的活动。

这种活动的确是最必要的,但其必要性也随着获得的回报增加而陡然下降,毕竟单纯活下来并不需要很多钱,而且创造财富的能力随着时代的进步也在升高。但有趣的是,人们进行这种活动的时长却随着时代的进步而越来越长。由此我们得到了进一步的结论:更多的财富可以带来比获得这些财富更多的效用,而这种效用并不体现在安全层面,而是体现在精神层面。精神层面的需求随着时代的进步愈发旺盛,以至于人们需要获得更多的财富满足这一部分需求,这是物质角度的结论。

从时间角度看,早期人们在进行维持生存所必要的活动后可以选择继续进行或休闲(最早期还不存在别的选项),而事实上没有人选择持续工作,反而将大部分时间用于休闲,因此可以得知休闲的效用与劳动的效用存在交点,此处一段时间内休闲与劳动带来相同的效用。随着时代变化这个交点也在不断变化,多种不同的选项也会加入人们的选择区间,而毋庸置疑这些新的选项会带来更多的效用。而此时

接下说说娱乐。容我给娱乐下个定义——娱乐产生于过分劳动产生的负效用,人通过娱乐抵消这些负效用。所以说娱乐属于休闲,它与种种随着社会进步而新兴的需求相伴而生。


多说一点,现代人的一部分本性就是自虐。(所以很多事情不是理性地想想就能明白的)这种自虐源于膨胀的需求之间的相互挤压,这种挤压使人性遭到扭曲与碎片化,而当中的复杂因素又产生奇妙的相互结合与相互作用,在外放无果后只得反向攻击自己。这包括但不限于短期与长期欲望之间的交叉、个人与社会需求之间的冲突等等。这是一个生活在社会中的人所不能拒绝或反抗的,至少我发觉我不可以。

自虐体现在对烟、酒、毒品的使用上;体现在性欲触发和表达的多样性上;体现在混乱世界中处处可见的成瘾机制上。在现代理性是常常缺席的,因此直接的本性才得以显露,并不断重复这个类似于正反馈调节的机制。

有点越写越偏了,晚安。


本文由炊烟美食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