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炊烟美食 > 佛学

微小说:钓了一条鱼,本来打算炖了,谁知养了几天竟能变成人

2019-08-08来源:炊烟美食
微小说:钓了一条鱼,本来打算炖了,谁知养了几天竟能变成人

一方不大的院子里,物品收拾得整整齐齐,两间竹屋,院中栽有一棵桃树,经年花开不败,有一个小鱼塘,里面有一棵荷花。鱼塘中有一尾鱼,浑身黑白交替的花纹,看不出品种。

院中有一主人,常年一袭素白衣裳,头发简单的用竹簪挽起。

齐衡——这方院子的主人。

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生活在这个院子里的,这里离最近的村子不远,他会一些医术,偶尔会有村民来找他看病。其实更多的是来讨他做女婿的,这让他有些不笑不得。

他不知道自己生活在这里的目的,却从未想过离开。

从他有记忆起,院中的那株桃花就在了,期初只是春天开花,这几年,竟年年花开不败。那尾花斑鱼,是他前些年到山里的清泉钓来的,本来想一锅蒸了,后来不知怎的竟起了恻隐之心,于是做了个小荷塘养了起来。大概是一个人生活太孤寂了,于是想与万物做朋友。

齐衡一人无聊,白天会上山采些草药,晒干后送给村民,夜里便自己看会儿书,然后就休息。日日如此重复,似要地老天荒。

是夜,齐衡熄了灯睡下,床边突然出现了个黑色裙裳白纱的袅娜女子。

姑娘做贼似的靠近,蹲在齐衡床边,仔细的打量着他,随后露出满足的微笑。直到天边泛白,齐衡将醒,她才偷偷跑开。此后夜夜如此。

又是一个黑夜,齐衡睡下后,那个黑衣裳的姑娘又出现了。只是还未推开门,就被一个突然出现的绯红色衣袍的男子挡住了去路。

男子妖娆一笑,仿佛浸了水的桃花眼甚是诱人:“小妖精,夜夜潜入人家卧房,欲意何为?怎么说你也是只母的,怎就不会害羞呢?”

黑衣姑娘警惕的看着对方,见对方气息似妖似仙,戒备道:“你是谁?”

男子笑得邪魅娟狂:“我是谁,你很快就知道了。但你只是只小妖,你以为光凭着你的灵力悟性,能这么快化成人形吗?屋内的人,你可惹不得。”

黑衣姑娘强辩道:“你怎知我惹不起?!我的事你休要管。”

脑中却隐隐明白了些什么,似有什么东西似要从心尖溜走,抓也抓不住。

很多年前,她还只是山中听月泉的一条小游鱼,虽然潜心修炼,吸了天地精华,有了一点灵识,可是离幻化人形还相差甚远。后来有人在垂钓,她本不予理会,可是见了垂钓人的容貌后,便稀里糊涂的咬住了那个饵。

垂钓的人是齐衡,她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跟他回到了这座院子。齐衡本来是想拿她下菜的,不知为何又改了主意,为她做了一座小荷塘,天天喂养。她许是沾了些什么灵气,但齐衡明明是个凡人。

“小鱼妖,收收心吧,既然你灵识这么强,不如早些参悟仙法,摆脱妖道。”对面的绯衣男子冷笑。

小鱼妖冷冷的看着对面的男子,说道:“你是那棵桃?这院中唯一有变数的,也就是那棵经年花开不败的桃树。但你身上不似妖气,你是谁?”

男子但笑不语,小鱼妖不想过多纠缠,转身向她的小荷塘走去。

“屋里的人,绝非凡人,他的灵识一天天清醒,所以你才得以借他的灵力化成人形,只是你这种灵力低弱的小妖精,感受不到罢了。”身后的男子说道:“我叫子墨。”

小鱼妖没有理会。自从子墨阻止了他,她就再也没有机会单独出现在齐衡的房里。

小院的日子又恢复了往日的单调。

微小说:钓了一条鱼,本来打算炖了,谁知养了几天竟能变成人

然而一段时间的平静之后,院子迎来了一位贵客。——一个超凡脱俗,宛如天仙的粉衣姑娘。或者说,她本就是天仙。

粉衣姑娘一跑进来,就往齐衡怀里扑,正在喂鱼的齐衡浑身一僵,将少女拉开:“姑娘,你……”

粉衣姑娘眼睛慢慢红了,一脸委屈。齐衡叹了一口气,牵着她的衣袖进了屋。姑娘却抱着他不放:“父皇让你下凡来历劫,说你的劫数到了,可是我等了这么久,难道你的劫数就是每日在这里无聊度日吗?你明明恢复了灵识,为什么不回去找我?”

但凡下凡历劫的人,灵识恢复说明劫数过了。

齐衡沉默不语,粉衣姑娘继续道:“你可是舍不得这凡间的一切,那我便……”毁了二字还未得说出口,齐衡便呵道:“婼柒,休要胡闹。”

唤做婼柒的姑娘双目含泪,笑道:“你什么都想起来了,你就是不肯回去娶我。”

她是天帝幺女,向来求仁得仁,却唯独喜欢上这个对她不屑一顾的男人。他们的婚期一拖再拖,她以为此次凡间历劫之后会有个美满结果,怎料这只是他逃避的借口。

婼柒是个执着的人,既然他不舍离开,那她便一起住下来。

半个月后,齐衡终于忍无可忍,抢走婼柒手中的特制鱼料,冷声道:“你够了,她不过是一条灵识较高的鱼罢了,这半个月你暗用灵力伤她,如今她灵根已断,再也化不成人形,你可满意?”

婼柒满眼不甘,质问道:“她身上的灵力来自哪里,你以为我不知道吗?这鱼料混着你的血,她若不是沾了你的仙气,怎么会这么快能化人形?不过一个山间的小鱼精而已,值得你这么对待?”

齐衡默然,默默捞起小鱼妖,捧着水盆往外走。婼柒气得都要哭出来了,回回吵架,他都是这种一声不吭的模样,没有解释,没有安慰,显得她多么无理取闹。

齐衡半天没回来,婼柒靠坐在桃树下,心里堵得慌,喃喃道:“子墨,他是不是不回来了?我总是做这些让他讨厌的事情,可我只不过是怕他被别人抢走。”

子墨离开真身,一身绯衣站在她身后,沉默良久后,缓缓说道:“公主,你只是清了那鱼妖身上的煞气而已,她灵根受损是正常的,上仙他……会明白的。上仙前些日子还未完全恢复,无意让那小鱼妖靠近。后来子墨现身阻止,她便再也不得靠近过上仙,你……不要难过。”

子墨想起了,他和婼柒公主第一次相见,那是在仙妖两界交界处,那时他还未修得灵力,被其他桃树欺负,他们不断吸取他脚下的精华,棵棵枝繁叶茂,或是花开繁盛,而他差点干涸枯萎。后来婼柒偷偷跑出仙界,见他可怜,将自己手上的玉露琼浆全都淋在他的树根上。每过半年便来看他一次,并带上上等的玉露琼浆。

经过300年的修炼,他身上竟生出了两种气息,一半是妖,一半是仙。此后再也无人敢欺负他。

又是300年,婼柒跑来找他,她说她的未婚夫要下凡历劫了,希望他能前去保护。如果可以……不要让其他女子靠近他……任何一只母的都不行!

他欣喜答应,想着自己终于可以为她做些什么事了。心里却有另一个自己在滴血,她有未婚夫了,她可是自己的……神……呢。

子墨发现齐衡用自己的血喂小鱼妖,知道他灵识渐渐苏醒了,只是时间问题。他自己曾承了婼柒的仙气,有次齐衡砍柴受伤又不小心将血滴到他身上,他的灵力才突飞猛进,得以常年花开不败。齐衡的血,是灵药。

后来那小鱼妖化成了人形,天天出现在齐衡房中,按理说齐衡应该发觉,他却从未见齐衡醒来过。他本希望小鱼妖能无耻些,和齐衡发生点什么,这样婼柒就不会再……

不,婼柒会伤心的。子墨说服了自己,阻止了小鱼妖。而后他才发现,齐衡自从有了点灵识,便每天夜里入定,这样灵识才会恢复得快一些。

子墨自己没有历过劫,却也知道历劫时与凡人无异,齐衡却是个例外,实在匪夷所思。据说,他要历的是情劫,按理说主角应该是这小鱼妖了,但是他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微小说:钓了一条鱼,本来打算炖了,谁知养了几天竟能变成人

院中,婼柒不再说话,笑得有点苍凉。

等齐衡回来时,婼柒已经已经在桃树下睡着了,脸上泪痕已干,身上落满了桃花。在齐衡踏进院子之前,子墨已经回到真身里。

齐衡脱了自己身上的衣服,为婼柒披上,又俯身将她抱起,往屋内走去。齐衡打来的热水,一边帮她轻轻的擦脸,一边叹气:“你怎么这么傻?我的情劫,不是什么小鱼妖,是你。可是我一醒来,便看到你在我身边安插的眼线,多少有些不痛快。小鱼妖不过是几个意外,我没想到她在我身边,竟生出了邪念。我本只是想渡一渡她,如今已经把它放回原处,能否成仙,全凭她的的造化了。你向来骄纵,心地却善良,我心若明镜,自然看得出来……我……你醒了便起来吧,我们回仙界……”

婼柒本在心里腹诽“你才骄纵”,不料装睡被他发现了,笑着扑到齐衡怀里,粘在他身上,再也不想分开。

去特么的情劫,不存在的,他要是敢喜欢那条鱼,她就把它给炖了!

(完。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由炊烟美食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