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炊烟美食 > 佛学

娱乐热点 | 陈道明当选中国电影家协会主席,网友赞实至名归

2019-09-18来源:炊烟美食

「点击 "优咖工厂" 关注我们 」 


不久前,素来与“娱乐”、“热搜”这些流行文化绝缘的陈道明,突然登上了热搜榜。

 

许多人心生疑问,这位老艺术家难道开始搞事情了?


点开一看才知道,陈道明当选了新一任中国电影家协会主席



对于当下的观众来说,中国电影已经发展到了一个关键的分岔路口。


一步走错,便会流于烂俗。而及时纠错,则能真正迎来一个新时代辉煌。

 

此时,陈道明的当选,不论是对中国电影还是中国观众,都可以称得上是一针强心剂。

 

热搜微博下面有一条评论这样说道:“恭喜陈道明老师,终于可以说一句实至名归了。”



这句话何尝不是说出所有人的心声?

 

镜头下的陈道明,你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已经63岁的男人。岁月在他的脸上,只留下了从容与豁达。

 

清代的陈伯崖有这样一句诗:人到无求品自高。


与其说陈道明是一个演员,不如说他是一个文人。在利欲熏心的娱乐圈,他依旧坚持自己的处世哲学,可以做到独善其身。

 

他无奈于世道,世道也无奈于他。

 

“傲骨”二字早已写满陈道明的人生。



1955年4月26日,北方正值乍暖还寒时节。天津的一个书香世家,在春风之中,喜见贵子。父母欣喜若狂,为其取名陈道明。

 

陈道明自小饱读诗书,善于思考。原本他的理想是医生、外交官等体面的职业,“演员”二字从未出现在他的人生规划里。

 

直到1971年,为了躲避上山下乡,陈道明阴差阳错地考入了天津人艺,成为了一名演员。



那段日子过得异常艰辛。七年的时间他都在跑龙套,演了匪兵、特务、八路等许多小龙套,站在台上一句台词都没有。

 

他却热爱上了演戏。


对于那时的陈道明来说,能站在舞台前说话,是一种光荣的存在。

 

跑龙套时在一个仅有二十分钟的独幕话剧中,为了演好工人这个小角色,他在炼钢厂,待了足足三个月。

 

排练数次后,当他穿上那套炼钢服走上舞台时,内心早已拥有一名炼钢工人的深刻体验。那身衣服已经变成他自己的,而不是戏服。



上天从来不会失信于心存理想而努力的人。1978年陈道明考入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1984年,因出演电视剧《末代皇帝》中青年溥仪一角而一夜成名。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成功,陈道明说那或许就是我的命运。

 

之后他又于钱钟书《围城》中,将那个玩世不恭、酸腐气息浓郁的文人方鸿渐,演绎得入木三分。



剧中有一句经典的台词是:“你不讨厌,可你这个人全无用处。”

 

这说的正是陈道明饰演的方鸿渐,一个骨子里清高自由的知识分子。

 

钱钟书先生在看了全剧后,赞扬道:“陈道明让我看到了活的方鸿渐,表演传神。”

 

正是因为这部小说改编的电视剧,陈道明与钱钟书结缘,成为了忘年之交。



“父亲和钱钟书对我一生影响很大。90年代后,有一段时间我挺浮躁,后来我跟钱老先生一共聊过三次。

 

钱家唯一响的东西就是药罐子,在钱家能闻到的是书香。

 

那时突然感觉到在这种文化老人面前,你的摇头晃脑啊,自以为是挺可怜的,因为那个时候正是自己觉得自己像个人物,突然感觉人家是真正的文化人,我们只是饰演文化的人。”



凭借这个角色,他荣获了第七届《大众电视》“金鹰奖”最佳男演员奖和第九届全国电视“飞天奖”优秀男主角奖。

 

但就在鲜花与掌声蜂拥而至时,陈道明却回绝了所有的片约。

 

这样的个人原则固然使他看起来有些“孤芳自赏”。


喧嚣过后,为了调整自己的状态,陈道明离开了演艺圈七年。



陈道明这个名字在许多人的眼中,是“好演员”的代名词。作为一个德艺双馨的艺术家,他给观众带来了无数经典作品。


推动这些作品诞生的,正是他生命中,那个独有的“90年代”。


在那个辉煌和迷惘交织的岁月里,陈道明没有选择挥霍,而是选择了沉淀。


自此,他开始沉下心来。在不断地修炼中,成就了一个更加从容与本真的自己。



沉寂数年后,2001年他带着作品《康熙王朝》与观众重逢。这七年的时间,让陈道明成为了一个真正的老戏骨,为了让自己把康熙演得透彻,他用无数个日夜翻烂了《清史稿》。

 

对于演戏,他自始至终保持着敬畏与赤忱。



回归的陈道明无疑再次引发收视狂潮,自此奠定了他在演艺界的实力地位。

 

在很多人眼里,陈道明是一个儒雅的知识分子。可他却不以此为傲:“知识分子无非是小事不去做,大事做不来。”

 

当很多投资方与导演找他合作时,对于那些自己不满意的剧本,他会果断的回绝,不想为之而为之。



人家请他去拍电视剧,他说“你们这剧本不合逻辑”。

 

导演劝他:大家都这么拍。

 

陈道明听后非常生气:“人家都不对,所以我们也要不对吗?”


“我是完全不拍伪历史剧的,作为一个演员,应该自觉提高自己的文化鉴别意识,心里想好到底该给老百姓端上一盘什么样的菜。

 

演员,应该给社会带来良性的情感。如果每个人都有一种情怀的话,我觉得不愁出好片子。”



历经浮华后的淡然教会他思考,也让他更有能力拒绝生活强塞的糟粕之事。

 

陈道明曾经表示如果让自己演话剧,可以分文不取。可是现在没有让他有欲望去接下的剧本。

 

2015年,北京人艺的院长张和平找到陈道明,说他们要拍话剧《围城》,想让他出演方鸿渐。

 

导演赵立新三顾茅庐,陈道明坚持己见,最终还是给推掉了。

 

他说:“你可以给我化得很年轻,但是神韵已经不在了,我真的演不来。”

 

不做无为之事,不消遣有涯之生。



然而,在汶川地震后不久,得知冯小刚要筹备《唐山大地震》时,一向冷面示人的陈道明,却主动找上了导演:“你要是拍地震,我免费去演。”

 

这份可贵的家国情怀,一直留存于他的心中。

 

冯小刚这样评价他:“陈道明这个人,一辈子只肯在戏里低头。”

 

有这样一类角色,是陈道明特别擅长表演的,他们往往外表冷静,内心却充满纠葛。这何尝不是他本人的内心写照呢?



演艺33年,他一直坚持着自己的个性和底线,这是他的与众不同之处,或许也正是他的表演灵感所在。

 

2014年在《归来》里,陈道明精湛的演技,将严歌苓笔下的知识分子陆焉识,刻画得入木三分。

 

即使颠沛流离,依旧挺立着脊梁骨的他,却在爱人失忆后的责问中,佝偻了身躯。


严歌苓谈及电影时,说到:


“陈道明有三四十年代知识分子的气质。我祖父留下了一些老照片,他们很像,身上都有一种可以让你产生距离的贵族气。”



众所周知,除演员之外,陈道明的另一个身份是文人墨客。

 

不演戏的时候,他便弹琴读书写字,让自己的精神世界变得厚重,无用方得从容。

 

陈道明从小弹得一手好钢琴,他说:“只要在家,我每天要弹上两三个小时,兴致高时会弹四五个小时。”

 

除了弹钢琴,他还爱看杂文、写书法。《道德经》与《鲁迅全集》早已被他翻烂。



身处纷扰的世间,陈道明选择用音乐与文字获得内心的平静。

 

季羡林大师曾评价他的文学水平,可以胜任北大研究生导师。

 

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在这个欲望泛滥的时代,陈道明深知真正的平静,不是避开车马喧嚣,而是在心中修篱种菊。



历尽铅华,他看见生命的底色不过是回归清净。最高的意境是克制,而不是放肆。正如他曾说的:“人活得简单一点才高级。”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舒云卷。

 

漫漫世间路,到底该用何种方式去诠释生命的意义。

 

陈道明用自己年过半百的人生,早已告诉我们答案。



2018年娱乐圈风波不断,江湖夜雨,人物浮沉。

 

而陈道明的归来,让我们看见中国影视发展的那一束微光,就在前方,它明亮而真实。

 

相信那个十七年前一身傲骨的“康熙”,会让世人看见远方的希望。


优咖工厂是一个面向各大高校学生,发现身边的校园红人,为其提供专业的个性化培养方案,帮助其凝聚粉丝和扩大影响力的运营团队。

本文由炊烟美食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